貝里斯,投資移民,留學,世界大同,貝里斯旅遊,移民貝里斯,移民,土地投資,農業,有機農業,農業合作,台灣前途,第三次世界大戰,房地產泡沫,經濟崩盤

Loading...

會員登入
商品目錄
首頁 » 我在貝里斯的這三年 (筆者:Sandy Hung)

我在貝里斯的這三年 (筆者:Sandy Hung)

我在貝里斯的這三年 (筆者:Sandy Hung)
 
這是小女14歲時候寫的文章,事隔15年,讀來仍然十分感動,貝里斯的教育真是棒!
 
 
1998 的暑假前夕, 我的父母突然升起了一股, 對於當時的我來說,十分瘋狂的想法. 他們想把我哥Jackson, 送出國留學. 我個人對此構想的第一感覺就是… "他們瘋了嗎?!" 而當時在台灣, 又一直持續的聽說貝國是一個非常落後的地區, 位於中美洲. 我想, "哥一定準死了… 中美洲全都是食人族~!!!" 對, 是一個很幼稚的幻想. 但是請原諒我, 我當時只有10 歲。
 
這種對於貝里斯的厭惡就一直持續發燒. 到了7 月底, 出國之時,我已經可以說是恨死的貝里斯.我是第一次出國, 不習慣長久的等機, 再加上語言不通, 二十多小時無法洗澡….不高興的心情是連坐飛機的刺激都淹蓋不了的. 最諷刺的是, 當飛機降落至貝里斯時, 由於當時剛下完雨, 整個機場看起來像藻澤地一樣!!!
 
但是當我出了飛機場, 發現其實所謂的 "可怕", 只不過是碧藍的天空, 翠綠的樹木, 清晰的空氣, 及一群群友善, 充滿歡笑的人群. 而著名的加勒比海更是有萬綠叢中一點紅的功能, 把貝里斯點綴得更加…wonderful. 頓時, 我對這裡所有的誤解立刻消失. 在去旅館的路上, 被一棟棟漂亮獨立的民房所催眠, 三天後,我跟爸媽要求一件改變我一生的事情。
 
" 爸爸, 媽媽…我可不可以也跟哥哥一樣留在這唸書啊?" 
扭不過我的請求, 我那兩個好說服的爸媽只好答應我.他們帶我去一間私立的小學就讀 (在貝里斯是2 年學前教育, 6年小學, 4年高中, 無國中).
原來,我在台灣是要升小六, 因為語言的關係, 到這竟然必須降到4 年級. 當時是非常不爽, 但是現在回想起來, 我覺得真的是值得。
 
還記上課第一天, 我被一口口流利的*外語* 嚇的一句話都不敢說…這也不代表我*可以* 說出英文. 很多小朋友在台灣是從小栽培, 補習班一直送. 但我可不一樣, 我真的是abcd 不會寫!!! 校長為了幫助我學習, 她特地把我很*委屈* 的放在infant <學前教育>的phonics <看字拼音法> 班一起跟他們練發音. 更可怕的事情是, 為了防止我過於依賴翻譯機而無心向學, 校長有一天在升旗時跟全校宣告說:
" Now, everyone pay attention! From now on, Sandy is forbidden to use any sort of translators in school. If you see her with one, tell the teachers immediately! Also, I don't allow any other language except English being spoken! " 
 
經由另一位中國學生的幫忙, 我得知校長是說我不能用翻譯機在學校, 更不能講中文, 不然的話就犯校規. 救命喔! 當時我真的是覺得如同世界末日來臨!!! 一開始我還乖乖聽話, 但是生平愛講話的我, 由於忍受不住痛苦, 2個禮拜之內又開始偷偷在廁所用翻譯機 ^_^;.
 
接下來的4 個月, 我的生活只能用幾個東西來形容: 5分的考卷,翻譯機的電池, 讀不完的書, 還有背不完的單字. Reading 永遠看不懂, spelling 絕對記不得, history 跟 science 像是無字天書一樣. 到了最後, 聖誕節到了, 也是拿成績單的日子. 猜猜看我拿了幾分? 55.59%! 那真的是我生平最低的平均~! 
 
看到了那諷刺的數字, 我當天晚上立刻立了個*寒假讀書計劃表*.一天要背20以上的單字, 一星期要寫2 篇文章…經過了3個禮拜的艱苦訓練, 當我在回學校去上第 2 學期時, 每個人都很驚訝的問 " Are you Sandy? Where did you learn to speak English?" 當然, 我那時只能用基本的 How are you 跟別人溝通…但那對我來說可真的是一件大事!!! 有了自信之後, 讀書的慾望就很自然而然的被激發, 使我得了ㄍ第 3 名. 沒有一個人敢相信, 一個倒數第一名可以在一個學期內衝到第 3 名! 
 
結業式可真的是漫長而無趣. 一直從 infant 講到 6 年級, 我都快睡著了! 突然, 我聽到一個從麥克風發出來的聲音….Sandy Hung. 等一等! 那不是我的名字嗎?! 播音器再出音一次 " Sandy Hung, please come up to the front, to receive your effort award." 搞到最後才知道我是那年的*勤學獎*的得主. 真的是太驚人了. 我 4 年級導師 Ms. Lloydia Johnson 給我在成績單上的評語是 ' "A studious and informative students. Works hard. Keep up the good work!"
 
漸漸地, 我的英文程度逐漸提高. 到了5, 6 年級時, 我每次都是拿全班第一. 每次校長一見到人, 就會以極為驕傲的口氣, 大大的宣傳我的*求學經歷*. 我也為很多人翻譯, 教他們功課…要上 6 年級的那暑假, 還有一個 16 歲, 從台灣來的女學生, 請我當她的家教. 終點費每小時 10 貝幣, 約台幣 170. 一個12歲半的小女生被請去教課, 還真是天方夜譚!
 
記得有一次上英文課時, 我無意中發現一群中國人一直在指著我, 偷偷討論. 
一問之下才知道是因為全班都包在我的桌子旁, 要求我幫他們檢查文法跟拼音. 每個中國人都說我很厲害, 連外國人都要我先訂正過後才敢交給老師看. 其實, 我一直都有盡量的幫助他們的課業, English, math….等等. 所以我之前是真的沒有想到這事情的瘋狂性。
 
還有一件更不敢相信的事…校長竟指名要我去參加貝里斯的全國拼字比賽 spelling bee! 那可是要英文超好的人才能參加的! 一開始我心裡怕怕的, 懷疑我是否有這個能力?! 可惜的是, 到最後我的學校並沒有來的及報名。
 
一直到了最近, 高中聯考PSE (Primary School Examination) 的時間到了! 我的考場是在聖凱薩林 Saint Catherine Academy/ SCA. 說實話, 那個考試真的是不痛不癢, 一天就輕輕鬆鬆考完了, 一點壓力都沒有. 等到要收到成績時才緊張! 說起來真好玩, 因為其時那天我是在幫校長慶生, 弄到一半她突然把我叫到一邊去, 說: " I just got off the phone with a man who works at the Ministry of Education, can guess what he said? He noted that we have a Taiwanese female student name Yu Shan Hung, who is in the fourth place for PSE, nationally!" 
 
沒錯, 我是拿了個全國第3名…但故事還沒完!我媽媽跟SCA 的校長要求讓我直跳 2 年級,校長答應給我高一期末考的英文及西班牙文考卷, 試試我的程度. 再加上那天我是星期三去, 而他是星期五考, 所以我一點準備的時間都沒有, 連課本都借不到! 考試那天, 我又頭昏了, 因為他們拿錯試卷,給的是高一升高二的考卷,. 英文方面是非常的簡單, 但西班牙文我是怎麼過關的,我就不知道了。
 
直到有一天下午, 我接到一通電話, 告知我說我考進 SCA 二年級了! 前幾秒我還以為我是聽錯了的說! 後來確信我是SCA 創校 100 年第一位由小學直接跳讀 SCA 高2, 而且完全沒有依靠台灣的畢業證書。
 
其實, 我覺得貝里斯真的是一個很適合小孩讀書的地方. 當面對語言問題或嘲笑時, 不必理他, 只要想每個人都要經過那過度期. 年齡不是問題, 只要你有努力,毅力, 恆心, everything is possible!(Sandy-Hung, 2002-7-15 寫於貝里斯) 
 
 
 
 
請填寫您的 E-Mail :